Archive for 十一月, 2016

  • 奇怪的大叔 我是黄山本地人,今年四十多岁了,上有老下有小的,我书读的不多,年轻的时候还可以靠出点力,现在真是有力都没地方使,黄山这几年主要是发展旅游业,其它行业不太景气,前几年我们一帮伙计发现了商机,因为黄山汽车站和火车站离景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没有直达的公交车,的士根本就不够用!现在的游客都是比较有钱才出来逛的,宁可多花点钱,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在路上。于是我们一帮人开始用自己的私家车拉客,不说旺季了,即使是淡季,游客也是络绎不绝的,大伙对收入都比较满意。可是我没有私家车啊,眼看着他们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,却只有眼红的份。家里没有太多积蓄,女儿正在外地读书,想当年我们这帮人一起打工的时候,我可是 […]

    到底谁奇怪

    奇怪的大叔 我是黄山本地人,今年四十多岁了,上有老下有小的,我书读的不多,年轻的时候还可以靠出点力,现在真是有力都没地方使,黄山这几年主要是发展旅游业,其它行业不太景气,前几年我们一帮伙计发现了商机,因为黄山汽车站和火车站离景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没有直达的公交车,的士根本就不够用!现在的游客都是比较有钱才出来逛的,宁可多花点钱,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在路上。于是我们一帮人开始用自己的私家车拉客,不说旺季了,即使是淡季,游客也是络绎不绝的,大伙对收入都比较满意。可是我没有私家车啊,眼看着他们找到了一条致富之路,却只有眼红的份。家里没有太多积蓄,女儿正在外地读书,想当年我们这帮人一起打工的时候,我可是 […]

    Continue Reading...